2021年11月06日 星期六 國內統一刊號:CN51—0098     中國?企業家日報

資本逃離茅臺鎮 留下的不只是“一地雞毛”

來源:企業家日報 作者:

  ■ 陳振翔

  “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輕輕地招手,作別西天的云彩。”這是一種無奈的作別。

  從這兩家上市企業高調宣布“染醬”到黯然離場足以證明,“蹭熱度”“短期投資”和“鉆空子”的行為在茅臺鎮,甚至在貴州醬酒核心產區,已經沒有了生存空間。

  “資本退潮,在茅臺鎮,他們只是一個開始,今后還會有許多企業悄然離開。”在貴陽從事資本分析的寧強說。

  資本退潮 留下的一地雞毛

  資本,向來是追求利潤的。隨著茅臺的火熱,整個醬酒領域都跟著“噴火”。在白酒經銷商和投資商眼中,醬酒就是一塊“肥肉”。

  高瓴資本就是涉及酒類產業賺錢最好最快的標桿,在酒業領域,高瓴資本頻頻得手。

  2014年,高瓴資本快速重倉建倉,3個月內出資11億元迅速買了2200萬股洋河股份,占洋河股份總股本的2.06%。隨后,一年內持續減持,至2015年底清倉,前后獲利一倍。

  2015年,高瓴資本入股古井貢酒,截至去年3月初,高瓴資本持有5年時間,共盈利6.2億港幣,盈利比例在3倍以上。

  2017年,高瓴資本加倉華潤啤酒,至今持有并獲利40億港幣左右。

  此外,高瓴資本還投資入股江小白、光良酒業等多個白酒品牌,以及青島啤酒、蘇格蘭烈酒生產商Loch Lomond等重量級酒企。

  當資本風風火火來的時候,很多是想著如何賺錢,而不是如何釀酒。對于上述兩家資本,染醬的初衷極大可能是為了挽救主業下滑。

  資料顯示,吉宏股份是“線上+線下”全方位集成營銷綜合解決方案的提供商,主要數據體現為To C端精準營銷跨境電商業務和為大客戶提供全案營銷設計的包裝服務業務。數據顯示,公司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24.91億元,同比增長29.97%;實現歸母凈利潤1.82億元,同比下滑29.66%。

  “蘸醬”即漲對股市相當有用,6月23日,從吉宏股份宣布擬收購醬酒企業開始,6月28日,吉宏股份股價累計上漲超30%,期間收獲兩個漲停板。然而,可能是醬酒規模太小拖了吉宏股份的后腿。

  資料顯示,古窖酒業成立于1993年4月20日,主要生產醬香型白酒,現有窖坑24口,年產醬香基酒180余噸,現有不到2000噸20世紀80年代至今不同年份的53%vol大曲醬香基酒。

  無獨有偶,眾興菌業也是“染醬”不慎。從6月20日眾興菌業與劉見、劉良躍就公司收購其持有圣窖酒業100%股權初步達成合作意向并簽署了《股權收購合作意向書》開始,至6月29日期間,眾興菌業股價累計大漲超過90%,期間一度斬獲漲停六連板。然而,8月25日開始,由于多種原因,收購停滯不前,染醬前景渺茫。

  10月15日,收購叫停。10月18日,眾興菌業開盤后“一”字跌停。截至10月20日收盤,吉宏股份公司股價報收16.22元。從6月29日至今股價幾乎腰斬,跌幅達47.76%。

  本土資本 凸顯“長跑者”優勢

  資本的撤離,在一定程度上給本土資本帶來了巨大的發展空間。8月25日,遵義酒業集團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記者從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看到,遵義酒業集團注冊資本達10億元,企業性質為國有獨資,股東為遵義市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

  無獨有偶,早在2013年7月,仁懷市醬香型白酒產業發展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注冊成立,注冊資本4個多億,是由仁懷市政府牽頭組建的國有全資酒業平臺公司。貴州醬酒集團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12月底,貴州醬酒集團有限公司注冊資本達50億元,由貴陽產業發展控股集團全資控股,屬于市國資委管理企業。

  本土資本在發展中尋找大融合模式,在產區建設、生態保護、品牌塑造等方面布局,在大生態、大發展、大格局、大融合中逐步發展壯大,解決二三梯隊不足、發展空間受限等多方面的困境。“三駕馬車”在環境整治和兼并整合中的作用會更加凸顯。

  在白酒趨勢發展咨詢專家黃長北看來,本土資本為醬酒未來進一步整合現有資源,加大生態保護起到了促進作用。隨著眾多小微企業和家庭作坊式酒坊被兼并重組,本土資本的發展空間更大,優勢更加凸顯。

  大浪淘沙 裸泳者何時上岸

  茅臺瘋長的當下,“染醬”風潮愈演愈烈。在天士力收購國臺、湖北宜化收購金沙窖酒、金東資本投資珍酒成功案例的引導下,資本強行進入。

  今年3月,修正集團宣布旗下修正酒業“殺”進茅臺鎮;4月28日,海南椰島發布公告稱,其全資子公司椰島酒業擬與貴州省仁懷市茅臺鎮糊涂酒業共同出資設立合資公司,計劃未來5年內投資50億元;4月30日,煙草企業五葉神集團同仁懷市簽訂投資協議,加入醬酒賽道,正式啟動厚工坊酒業年產5000噸醬香型白酒生產項目;5月19日,融創攜手環球佳釀豪擲100億元,四年規劃產能4萬噸。

  茅臺的火爆帶動了一波收購白酒資產的浪潮,除水井坊擬合資成立貴州水井坊國威酒業有限公司宣布終止,眾興菌業和吉宏股份先后退出外,包括巖石股份、大豪科技等多家公司都曾經宣布涉足白酒業。

  7月27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的經營者集中簡易案件公示表中,對珠海高瓴巖恒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收購貴州金沙窖酒酒業有限公司股權案進行公布。交易完成后,高瓴巖恒及其關聯方將合計持有金沙窖酒25.791%的股權。

  9月15日,貴州仁懷茅臺鎮珍藏酒業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新增股東古井貢酒,持股60%成大股東,認繳出資金額為75萬元,標志著古井貢酒正式染醬。

  10月12日,仁懷市茅臺鎮金樽酒業有限公司股東發生變更,新增股東為蘇州步步高投資發展有限公司,持股34%,金樽酒業的注冊資本從1900萬元人民幣增加到58800萬元人民幣。

  除了一些大的資本染醬之外,眾多小的資本也在蹭熱度。據業內人士預測,來自全國各地的白酒運營商先后入股上百家小微酒企,還有的已經100%收購茅臺鎮酒企。據山東濟南白酒運營商李先生透露,從前年開始,他所知道的就有20多位經銷商入股茅臺鎮酒企,投資所得多的有兩三千萬,最少的也有數百萬。

  河南白酒經銷商劉建營告訴記者,今年4月他和朋友看中了一家年產量接近1000噸的茅臺鎮醬酒企業,雖然商談了三個多月,但由于多種原因和當地生態治理等因素,最終收購叫停。

  劉建營講道,在河南的經銷商80%的人已經打消了在茅臺鎮繼續投資的念頭,還有一部分人處于觀望中。

  但是,究竟還有多少水性不好和“揩油”的投機者,只能游會兒看看,潮水退時,方見裸泳者。


麻豆画精品传媒2021一二三区-艾秋麻豆剧果冻传媒在线播放 MU无删减在线观看无码高级检索
宜良县| 蕲春县| 都兰县| 彝良县| 江门市| 宁安市| 吴桥县| 玉溪市| 西林县| 得荣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