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8日 星期六 國內統一刊號:CN51—0098     中國?企業家日報

聯姻金沙 高瓴資本入局酒業

來源:企業家日報 作者:

  ■ 陳振翔

  讓子彈先飛一會兒,坐下來,捋一捋資本的方向。

  當被資本看上的時候,猶如一位風度翩翩的先生在向一位姑娘獻花求婚,雖然知道早晚會求婚的,但姑娘的心依然是“撲騰撲騰”的。

  近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的經營者集中簡易案件公示表中,對珠海高瓴巖恒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收購貴州金沙窖酒酒業有限公司股權案進行公布。交易完成后,高瓴巖恒及其關聯方將合計持有金沙窖酒25.791%的股權。

  高瓴資本投資醬酒的傳言塵埃落定,醬酒龍頭企業金沙或將進入高速度、高質量發展階段,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上市的日子越來越近了。高瓴資本對金沙的鐘情度極高,高的有點“熱烈”,高瓴資本這個“高富帥”是否就是金沙的最佳選擇尚不得而知,畢竟“抱大腿”和想不想“抱大腿”是兩碼事。

  “移情別戀”高瓴盯上了醬酒

  眾所周知,高瓴資本作為中國頂級的投資機構進入白酒行業,從某種程度上也代表著資本對于白酒行業的看法。這也是白酒這一備受資本關注的賽道迎來的一個重磅投資案例。

  在過去的十幾年里,高瓴資本的投資方向主要聚焦互聯網、醫藥、消費、企業服務等領域,京東、百濟神州、良品鋪子、明源云等都是高瓴資本投資的代表作。

  但是從2020年開始,高瓴資本開始關注碳中和與新能源。相比之下,科技股是未來最強的潛力股,抓住了未來就等于抓住財富。此次投資醬酒,對高瓴資本來說是一項中長期投資,金沙近幾年的表現和未來潛質是有目共睹的,同時,整個醬香白酒的發展勢頭持續向好,醬酒在一定程度上成為高性價比、高附加值和低風險的白酒品類,既沒有太大風險又能獲取極高回報,投資金沙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

  高瓴資本對風險的把控很靈敏,資本市場稍有風吹草動,“扯呼”成了必然。多年來,張磊一直強調“教育是永遠不需要退出的投資”“投資教育就是投資未來”等理念,長期堅持教育投入,支持全民教育的發展。

  7月24日,《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正式官宣。當日A股收盤,學大教育、昂立股份跌停,豆神教育、科德教育跌幅超過10%,勤上股份跌9.31%;港股收盤,新東方-S在連續兩天跌幅超過40%、“跌無可跌”的情況下,小跌3.05%。

  高瓴資本嗅覺靈敏,早在2020年三、四季度,連續減持好未來之后,于2021年一季度將其徹底清倉;2020年四季度又清倉了樸新教育;IPO時買入的一起教育也在今年一季度被清倉。

  在高瓴資本的盤子里,拋棄的遠不止“教育股”,還有傾注了心血、感情很深厚的良品鋪子。高瓴資本是在2017年9月以超8億元入股良品鋪子,并利用自身資源優勢持續賦能,與良品鋪子攜手發力高端市場。良品鋪子上市后一路高歌猛進,連續收獲15個漲停,市值一度突破300億元。

  資本是一種投資,當投資出現危機時,減倉是必然的。今年2月27日,良品鋪子曾經披露高瓴的減持股份計劃:計劃減持不超過2406萬股,占總股本的6%。在減持股份計劃實施前,珠海高瓴、香港高瓴、寧波高瓴合計持有公司股票4680.0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11.67%。

  4月28日至5月28日,珠海高瓴、香港高瓴、寧波高瓴通過集中競價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合計201.6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0.5%。5月6日至6月7日,珠海高瓴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公司股份合計334.5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0.83%。

  離開良品鋪子時,高瓴資本沒有回頭留戀,這一次他賺了很多。若按高瓴資本減持前持股4680萬股初步估算,對應市值為23.4億元,這較最初入股成本8億元有約15.4億元的浮盈,若按照去年7月中旬的高點87.24元每股的股價來算,浮盈超過30億元。

  入局酒業高瓴資本收益頗豐

  高增長下的投資成為資本的搖籃,資本的嗅覺異常靈敏。對于高瓴資本來說,投資任何行業和任何品牌,賺錢是第一要務。對于高瓴資本來講,白酒行業屬性決定更看中高凈值人群消費情況,而不簡單對照平均購買力,賽道優勢仍然明顯。投資醬酒、投資高性能的金沙將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數據顯示,今年全國白酒商品批發價格定基總指數為107.79,上漲7.79%。其中,名酒價格指數為110.42,上漲10.42%;地方酒價格指數為103.89,上漲3.89%;基酒價格指數為106.92,上漲6.92%。

  醬酒持續向好的表現決定了高瓴資本的價值取向。2020年,中國醬香酒產業實現產能約60萬千升,同比增長約9%,約占中國白酒行業產能740萬千升的8%;實現行業銷售收入約1550億元,同比增長14%,約占中國白酒行業銷售5836億元的26%;實現行業銷售利潤約630億元,同比增長約14.5%,約占中國白酒行業利潤1585億元的39.7%。

  貴州習酒2020年度實現銷售103億元,同比增長31.3%;根據觀察,郎酒2020年整體銷售收入應該穩居百億,醬香板塊可能在80億元左右。貴州國臺酒業實現銷售約45億元;貴州金沙酒業實現銷售27.3億元;釣魚臺酒、珍酒年度銷售聯袂突破20億元;丹泉、酣客、肆拾玖坊穩居10億俱樂部;武陵、金醬、潭酒2020年銷售收入跨過5億元,向10億元邁進。夜郎古、國威、君豐、黔酒、無憂等仁懷地區實力企業年度銷售在2億-5億元。

  醬香氛圍越來越濃,入手醬酒對于高瓴資本來說,時機已經成熟。在酒業領域,高瓴資本頻頻得手。

  2014年,高瓴資本快速重倉建倉,3個月內出資11億元迅速買了2200萬股洋河股份,占洋河股份總股本的2.06%。隨后,一年內持續減持,至2015年底清倉,前后獲利一倍。

  2015年,高瓴資本入股古井貢酒,截至去年3月初,高瓴資本持有5年時間,共盈利了6.2億港幣,盈利比例在3倍以上。

  2017年,高瓴資本加倉華潤啤酒,至今持有并獲利40億港幣左右。此外,高瓴資本還投資入股江小白、光良酒業等多個白酒品牌,以及青島啤酒、蘇格蘭烈酒生產商Loch Lomond等重量級酒企。

  白酒營銷專家蔡學飛認為,資本投資的目的肯定是獲利,從這個角度來說,高瓴收購金沙窖一方面應該是看好整個醬酒品類未來的發展前景,對于貴州醬酒市場的進一步布局,掌控優質資源;另一方面,高瓴的收購也會進一步加快金沙窖的資本化進程,資本加持與倍數下促進金沙窖的進一步發展。

  金沙酒業離主板上市更進一步?

  今年,在貴州省上市掛牌后備企業資源庫名單中,金沙酒業被寄予厚望。特別在國臺、郎酒上市一再受挫的檔口,有著國有資本背景的金沙逐漸被行業和相關部門看好,特別是金沙酒業近幾年的發展數據喜人,截至2021年6月30日,金沙酒業已實現銷售收入23.5億元。優異的業績,為金沙酒業2021年50億的目標增添了信心。

  2020年金沙酒業黨委書記、董事長張道紅表示,金沙酒業計劃在2024年實現IPO主板上市。金沙酒業將在2021年啟動股改項目,同時聘請專業咨詢管理公司和上市輔導公司,用3年左右時間輔導并實現主板上市,達到千億市值。

  記者發現,根據《公司法》中股份制有限公司成立的要求,股份制公司需要滿足股東要求(有2人以上200以下為發起人,且須有半數以上在中國境內有住所)、注冊資本金要求、三會要求等。

  在金沙酒業上市的進程中,其股份制改造必須滿足股份制公司要求。引進新投資者對金沙酒業來說,顯得尤為重要。

  不管金沙酒業想不想與高瓴資本聯姻,在一定程度上,金沙酒業目前可選擇的項目不是太多,在上市進程中,高瓴資本符合要求。據悉,此次收購金沙酒業25.791%股權的高瓴巖恒背后投資方除高瓴集團外,還有騰訊旗下深圳騰訊產業投資基金(占股34.183%,為高瓴巖恒大股東)、京東旗下的宿遷輝遠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招商銀行旗下的招商財富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等入股。

  目前來看,選婿的話,高瓴資本相對比較適合。只要能夠順利上市,多少犧牲一點還是值得的,畢竟沒有百分之百滿意的“婚姻”。

  “鞋合不合適,只有腳知道”。高瓴資本與金沙的聯姻是否能產生純正愛情,不管是心甘情愿還是多少有點委屈,既然上了花轎,入了洞房,能否開花結果,還需拭目以待。


麻豆画精品传媒2021一二三区-艾秋麻豆剧果冻传媒在线播放 MU无删减在线观看无码高级检索
塔河县| 肥东县| 绍兴市| 桓仁| 望都县| 河南省| 桦甸市| 枣强县| 珠海市| 彭山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