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8日 星期六 國內統一刊號:CN51—0098     中國?企業家日報

白酒“探花”之爭將花落誰家?

來源:企業家日報 作者:

  ■ 楊孟涵

2.jpg

  近日,瀘州老窖高層再次提及“重回前三”的發展目標,希望在“十四五”期間整體回到行業前三。在洋河2010年度超越瀘州老窖后,“重回前三”成為其斬不斷的執念,并一度有望實現這一戰略目標。

  但是汾酒后來居上,今年第一季度在營收上超越瀘州老窖,橫亙在其“重回前三”的道路上。位居前列的洋河則同樣重拾增長氣勢。酒業的“探花”之位會花落誰家呢?

  洋河的調整給了瀘州老窖機會?

  經歷了調整期后,位居前三的洋河一度滯后,這讓瀘州老窖看到了超越的機會。

  2019年,洋河營收、凈利均出現了負增長,2020年,洋河營收負增長,凈利微增,2021年一季度,洋河在實現營收正增長的同時,凈利增幅為負。在此之前,2017年報顯示,洋河當年的營收為199億元,近乎為瀘州老窖的一倍(瀘州老窖當年營收104億元);凈利潤方面洋河為66億元,而瀘州老窖為25億元,前者超過了后者一倍多。

  但是到了2020年,這兩家名酒企業之間的差距已經大幅縮小。瀘州老窖營收體量(166億元)相當于洋河(211億元)的近8成左右,而凈利潤相當于洋河的8成以上(瀘州老窖60億元,洋河74.8億元)。

  可以看出,這3年間,洋河營收僅僅增長了12億元左右,凈利潤增長了不足10億元。但是反觀瀘州老窖,幾年間的進步不可謂不大。

  身為三甲企業,洋河在資本市場層面的表現更是形成反差,其市值不僅遠遠落后于貴州茅臺、五糧液,更是低于瀘州老窖、山西汾酒。

  洋河在2020年對經銷商的調整也讓外界看出了其他味道——當年其省外經銷商減少了近千家。在2021年第一季度,洋河似乎依然延續著欲振乏力的局面,其當期營收105.2億元,同比增長13.51%;凈利潤38.63億元,同比下降3.49%。

  洋河成為酒業股中僅有的幾家出現凈利下降的企業之一,這不由得讓外界開始擔心其發展前景,也對瀘州老窖這一趕超者更有信心。

  但是到了今年半年報發布后,形勢似乎逆轉,洋河實現了營收與凈利的雙增長。數據顯示,洋河股份上半年實現營收155.43億元,同比增長15.7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51.68億元,同比增長21.13%。其100元以上的中高檔產品實現營收125.53億元,同比增長16.48%;100元以下的洋河大曲雙溝大曲普通酒實現營收26億元,同比增長19.18%。

  半路殺出的汾酒要截胡?

  就在瀘州老窖不斷縮小與前列差距、似乎要重回前三的同時,另一支名酒則半路殺了出來,成為阻礙其回歸三甲目標的重要變數。

  山西汾酒在近年來正在不斷逼近甚至于超越瀘州老窖。

  2017年,山西汾酒營收額達到60.37億元,位列瀘州老窖、古井貢酒、順鑫農業之后。但是到了2018年,山西汾酒就超越古井貢酒,回歸前五(低于順鑫農業,但是超過牛欄山營收規模)。

  接下來的2019年、2020年,山西汾酒繼續保持著營收、凈利大幅增長的勢頭,其增幅超過了茅臺、五糧液、洋河、瀘州老窖等位居前列的名酒。2020年上半年,在疫情的沖擊下,白酒行業巨頭中保持營收、凈利潤雙增長的僅有3家,山西汾酒位列其中。

  2020年全年,山西汾酒營收達到了139.9億元,同比增幅高達17.63%;凈利潤達到30.79億元,同比增幅高達56.39%。而同期瀘州老窖營收額為166.53億元,兩者的差距不足30億元。

  到了2021年,汾酒超越的態勢十分明顯。一季度,山西汾酒實現營收73.32億元,同比增長77.03%;凈利潤21.82億元,同比增長77.72%。在營收體量上,汾酒已經全面超越瀘州老窖(50.04億元),凈利潤上則實現了微超(21.67億元)。

  8月26日晚,山西汾酒發布2021年半年報。上半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21.19億元,同比增長75.51%,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35.44億元,同比增長117.54%。同期瀘州老窖營收則為93.17億元,這表明汾酒已經實現了大幅超越。

  在營收體量趕超的同時,山西汾酒也實現了股價的趕超。

  到了2020年11月17日,山西汾酒就以每股277元的單價,成功超越五糧液。到了今年,白酒板塊整體漲幅高達60%以上,山西汾酒則成為千億市值白酒俱樂部中漲幅最大者。今年6月,山西汾酒股票最高價突破了500元大關,遠超五糧液、洋河、瀘州老窖,這無疑代表著資本市場對其的看好。

  瀘州老窖在營收體量與股價兩個方面被汾酒反超,這是否意味著其會將第四把交椅拱手讓出?

  第四把交椅的爭奪呈膠著狀態

  汾酒與瀘州老窖,呈現出奇異的較量場面。

  一方面,自今年一季度起,汾酒方面就實現了體量上的全面超越,但是到了結算前半年的時刻卻發現,瀘州老窖以穩健的步伐,在凈利潤層面實現了對汾酒的逆襲。

  半年報顯示,1~6月瀘州老窖實現營收93.17億元,同比增長22.04%;凈利潤42.26億元,同比增長31.23%。而同期山西汾酒的營收規模雖然達到121億元,但是其凈利潤35.44億元,不及瀘州老窖。

  回顧第一季度,山西汾酒在營收領先23億元的情況下,凈利潤基本與瀘州老窖持平。但是經過第二季度的發展之后,上半年兩者的營收差距達到了28億元(比一季度擴大了5億元),但是凈利潤方面,汾酒卻落后7億元。

  業界將其歸結為產品結構的差異和汾酒“走得太猛”。

  根據瀘州老窖的半年報,其中高檔白酒銷售收入的增長也成為了今年上半年整體營收超預期的關鍵。1~6月,瀘州老窖中高檔酒類產品實現銷售收入82.18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23.45%,占瀘州老窖總營收的比重為88.12%。

  汾酒方面,顯示汾酒系列仍是公司銷售主力軍,達到110.34億元。近幾年,汾酒聚焦核心產品,堅持“抓青花、強腰部、穩玻汾”產品策略,持續鞏固提升青花汾酒優勢。但是依據外界的推斷,玻汾在其中占據了很大數量。

  也就是說,在高端化層面,瀘州老窖走得更早、走得更穩,這讓其擁有了相對更好的盈利水平。

  “汾酒近年來發展速度太快,這也意味著其對于市場的投入很多。”有分析人士指出,為了追求更快的發展速度,汾酒近年來持續推出多項市場活動,導致了營銷費用的高漲。

  在業界看來,雖然汾酒已經實現了營收上的超越,但是限于產品結構與市場投入,其相對瀘州老窖的優勢并不十分明顯,這意味著酒業第四把交椅的爭奪會在未來呈現膠著狀態。此外,洋河重回營收、凈利雙增態勢,也讓“探花”之爭更增添了不確定性。


麻豆画精品传媒2021一二三区-艾秋麻豆剧果冻传媒在线播放 MU无删减在线观看无码高级检索
南涧| 临沂市| 柘城县| 大安市| 阳泉市| 小金县| 启东市| 紫金县| 和田县| 通化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