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6日 星期四 國內統一刊號:CN51—0098     中國?企業家日報

醬醋龍頭“跌媽不認” 雙匯龍大來搶食 4000億調味品行業迎來后疫情激戰

來源:企業家日報 作者:

  ■ 左宇坤

1.jpg

●超市里售賣的調味品。  左宇坤 攝

2.jpg

●釀醋手藝人在查看醋壇中的曬醋。 李洋 攝

  中國是一個好吃的國度,這個“好”字讀作三聲或是四聲都是合理的。

  即使在疫情期間大家也能把“吃”的消費場景轉移至家里,并且成功帶動調味品家庭渠道需求的大幅增長,但在后疫情時代,調味品行業也迎來成長的陣痛。

  “最大醋壇子”中報爆雷

  首先被業內公認“業績爆雷”的是恒順醋業。始創于1840年的恒順香醋,也是目前唯一的食醋上市企業,“百年老字號”今年卻遇到了大麻煩。

  8月23日,恒順醋業發布的2021年半年報顯示,報告期內營收10.35億,同比增長8.59%;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同比下滑14.62%,僅為1.27億,這一凈利潤水平也將恒順一下拉回了2018年。恒順醋業解釋,毛利率的下跌主要是受到原材料價格波動影響。公司主營的商品食醋,其主要原料是糯米,占到公司生產成本的30%以上。

  對于恒順的“增收不增利”,有業內人士認為也受到社區團購異軍突起的影響。各家公司為了爭搶市場和生意打起了價格戰,對傳統消費品的價格體系造成沖擊,盈利水平受到影響。

  不過,民生證券研報預計,社區團購對恒順醋業部分產品的價格沖擊難以長期持續,隨著恒順醋業其他業務資產處置接近尾聲,非經常性損益對利潤端的擾動將逐漸弱化。

  “醬油三兄弟”抱團暴跌

  食醋生意慘淡,醬油的日子也不好過。

  8月18日,千禾味業發布半年報,之后股票便迎來一字跌停,三個交易日暴跌25%。從2月初最高點42.67元算起,曾被視為醬油行業希望之星的千禾味業,截至8月25日收盤,股價已跌至18.85元,在半年時間里已然腰斬。

  在這份引發股價暴跌的財報里,千禾味業上半年營收8.86億元,同比增長10.82%;凈利潤6581.28萬元,同比下降58.09%;毛利率也由去年同期的49.73%下滑至42.2%。

  千禾味業將原因歸結為促銷宣傳費用及廣告費大幅增長,同時疊加原材料價格上漲影響:由于原材料價格上漲等原因導致營業成本同比增長27.39%,促銷宣傳及廣告費用增加導致銷售費用同比增長38.35%,研發成本也同比增長了31.91%。

  有投資者認為,醬油產品的大豆等原材料價格上漲已是不爭事實,研發成本提升也情有可原,然而千禾味業砸下重金投放電視廣告則成為了本次業績爆雷的主要原因。上半年,千禾味業在江蘇衛視投放廣告就耗費了9800萬元。

  同為“醬油三兄弟”的海天味業和中炬高新,雖尚未披露半年報,但今年以來也紛紛遭遇重挫。自今年年初以來,中炬高新股價已狂跌超50%。

  另,截至8月25日收盤,海天味業總市值為4604億元。去年同期,海天味業的市值則是5348億元,在A股“大殺四方”——超過了家電龍頭美的集團、醫藥龍頭恒瑞醫藥,甚至石油巨頭中石化。

  細分升級,賽道仍被看好

  據中國調味品協會統計,去年調味品企業100強中,多數企業銷售收入不到20億元,75%的企業銷售增速在-20%到20%區間,有32家企業表現為負增長。

  但也正是這看起來步入寒冬的調味品行業,近來又頻密傳出新動向。

  最令人矚目的莫過于兩大肉制品巨頭的跨界。雙匯在互動平臺表示,目前公司在加強調味品的開發和推廣,已成功推出火鍋料系列、面條料系列、骨湯系列、香辣牛肉醬等肉醬系列、燒烤專用調料、涼拌調味汁等多個系列復合調味品。

  龍大肉食則宣布與四川省火鍋協會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將聚焦川式調味料和川式預制菜研發等業務。

  同時,三只松鼠旗下嬰童食品品牌“小鹿藍藍”推出了一款兒童醬油,在產品介紹中將“有機減鹽”作為賣點,被認為是豐富其產品線,有望帶來新盈利點的舉措。

  幾大品牌官宣進軍調味品也蘊含著調味品行業的走勢——盡管單一調味品已是品牌集中度較高、格局較為成熟的市場,但基于消費者需求作產品升級和貨架創新,更適合年輕人烹飪的“復合調味品”,以及符合健康趨勢的細分“升級調味品”,依舊有發展空間。

  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調味品市場規模已達3950億元,較2019年擴大了超1.5倍,2021年市場規模預計突破4000億元。捕捉舌尖上細微味覺變化的調味品,想要在4000億的大市場中捕捉消費者,還要有足夠的“強實力”和“強心臟”。


麻豆画精品传媒2021一二三区-艾秋麻豆剧果冻传媒在线播放 MU无删减在线观看无码高级检索
渑池县| 广饶县| 鲁甸县| 巧家县| 家居| 乐都县| 临海市| 长顺县| 乐亭县| 汕头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