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1日 星期六 國內統一刊號:CN51—0098     中國?企業家日報

200億“急行軍” “300億俱樂部”要來了

來源:企業家日報 作者:

  ■ 孤鴻子

  白酒上市公司半年報雖已出盡,但余熱依舊,至今仍是業內討論的熱點話題。

  上半年,穩住白酒“三甲”位次的貴州茅臺、五糧液、洋河股份,營收規模分別實現490.87億元、367.52億元、155.43億元,合計為933.67億,約占19家白酒上市公司總和的73.59%。

  粗略估算下來,“茅五洋”2021全年營收將達到1000億左右、700億左右、超200億左右。“三甲”酒企一檔一檻,規模差距在拉大,每一步躍升都需要營收絕對值邁出巨大腳步。

  緊隨“茅五洋”,山西汾酒、瀘州老窖上半年營收分別為121.19億、93.17億,全年沖刺進200億幾乎無懸念。而70.07億的古井貢酒和65.36億的牛欄山,再加上非上市板塊的習酒、劍南春、郎酒等,也是下一波沖刺200億的種子選手。

  一如多年前“100億俱樂部”的突然壯大,如今“200億俱樂部”空前擴容。在“強者愈強”的行業分化趨勢下,未來已確定是“300億俱樂部”擴張期。

  值得一提的是,“300億俱樂部”這個行業鮮見的概念,其背后反映著怎樣的行業格局變化?

  從100億到200億沖刺速度明顯在加快

  在動輒以“一個小目標”調侃的年代,很多人可能以為200億非常好實現。

  但事實上,100億是曾經是頭部白酒的門檻,至今也是區域酒企夠不著的“分水嶺”。

  截止2020年,營收達到200億以上的僅有“茅五洋”。剩下的100億以上酒企,有且僅有瀘州老窖、山西汾酒、習酒、劍南春、郎酒、古井貢酒和順鑫農業(白酒業務)7家,接下來就是50億級的明顯斷檔,以此可見,100億規模仍是白酒行業的“鴻溝”。

  從時間看,直到2009年,五糧液才在白酒行業首破100億營收大關,次年貴州茅臺闖過,洋河股份在2011年突破100億營收,比五糧液晚兩年,比貴州茅臺晚一年。

  “茅五洋”之后,瀘州老窖2012年攻克100億,比洋河再晚一年,全年達到115.6億元。而山西汾酒、古井貢酒和順鑫農業(白酒業務)跨過100億大關的時間,都是在兩年前的2019年。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緩慢的沖擊100億,酒企從100億到200億進程明顯加快。2012年,茅臺用1年的時間、五糧液用2年的時間,一起突破了200億。

  洋河2011年破100億,2017年接近200億(實際收入為199.2億元),在2018年創造241.6億的營收巔峰,此后規模一直維持在200億以上高位。

  今年,白酒“200億俱樂部”將一次性吸納兩位成員。汾酒半年度營收達到121.19億,考慮去年下半年基數相對較高,下半年增速合理性放緩在預期之內,但公司改革優勢持續釋放,多家券商近期均預計汾酒今年收入會突破200億。

  瀘州老窖去年創造166.5億元歷史高點,今年上半年實現營收93.17億元,同比增長22.04%。保守角度看,只要瀘州老窖下半年營收增速繼續保持22%以上,全年將穩破200億。財新證券分析師楊甫預計瀘州老窖2021營業總收入將達到204億。

  與茅五洋一樣,汾酒、老窖從100億到200億的躍進是加速度,汾酒用了2年,老窖2017年重回百億之后僅用4年。

  由上判斷,年底,白酒行業200億以上酒企將增加到5個,分別為茅五洋汾瀘。本輪“強分化”趨勢向頭部名優酒企集中的特點,可見一斑。

  涌進“300億俱樂部”將帶來什么?

  “200億俱樂部”成員,就是沖刺“300億”的有力選手。

  目前,白酒行業僅有茅、五沖破了300億大關。券商預計,今年貴州茅臺營收有望實現1095.24億元,五糧液會是700億巨人。洋河股份、山西汾酒、瀘州老窖將是下一輪300億的沖刺者,看點十足。

  這也意味著,白酒“前五名”的門檻會抬升至200億、300億。

  沖刺300億,不會像進階200億那般迅速。歷史上,只有風頭正盛的貴州茅臺僅用了一年(2012-2013)時間沖進300億陣營。五糧液用了5年,2017年,新帥李曙光揭開五糧液“二次創業”序幕,當年創下301億元。

  洋河股份在2018年營收一度達到242億元,距離300億很近,但接下來出現了調整。不過,洋河目前加速回歸速度,率先撞線300億依然最具實力。

  今年以來,洋河股份新高管團隊上任,推動“二次創業”、股權激勵、產品矩陣升級、“雙名酒多品牌”戰略等舉措,結合公司長期的高端化、品牌化發展戰略,未來有望進一步激發經營活力,延續向上改善勢能。華鑫證券預測2021-2023年,洋河將實現收入分別為245.41、282.31和321.76億元。

  山西汾酒近年業績增速屢次轟動行業。近年來,公司受益于國企改革勢能釋放,不斷拔高品牌高度、推進產品結構升級、全國化市場拓展迅速,呈現高速擴張勢頭,預計“十四五”將重新回歸白酒第一陣營。

  東吳證券預計汾酒公司近三年實現收入為215億元、267億元、321億元。

  老窖同樣300億在望。瀘州老窖聚焦“雙品牌、三品系、大單品”戰略后,國窖1573繼續向上發力,瀘州老窖品牌名酒恢復性增長、創新品系搶占空白市場,勢必帶來營收大幅上漲。2020年12月,瀘州老窖提出國窖1573“新百億”目標,力爭國窖1573在2022年與2025年在銷售口徑的收入分別突破200億元與300億元。

  那么,300億有這么重要嗎?

  有業內人士表示,一旦打開300億通道,公司發展可能進入到完全不同一種境界。以茅臺與五糧液為例,2015年茅臺營業收入為334.5億,此后5年時間,茅臺營業收入分別為401.6億、610.6億、772億、888.5億、979.9億;五糧液在2017年成功突破300億營收之后,此后迅速實現了多級跳,連續三年每年遞增100億,去年沖刺到573.2億元,進入了高質量發展新階段。

  由此可見,跨過“百億俱樂部”、“兩百億俱樂部”、“三百億俱樂部”,是企業綜合競爭實力的系統性提升,沖刺“三百億俱樂部”對于酒企而言,無疑對其品牌勢能和行業價值有著重要意義。


麻豆画精品传媒2021一二三区-艾秋麻豆剧果冻传媒在线播放 MU无删减在线观看无码高级检索
高密市| 巴林右旗| 绥阳县| 土默特右旗| 新沂市| 定兴县| 中江县| 玉屏| 武城县| 武乡县|